Sago_苏打之海

【敦士(双吹)】沉默十秒。

*仍然是给楠子滴。 @一只篮子 

*仍然是敦也还活着的平行世界设定。

*仍然称呼是吹雪士郎→吹雪,吹雪敦也→敦也。

*仍然ooc。剧情稍微借用了一下新作的小故事x

——

“我爱你。”

忽然间下起了雪,小小的冰晶在空中飞扬漫舞。冰冷的空气似乎将一切都凝结,呼出的气体也立刻变成了白雾。这句简简单单的话仿佛也融进了雪色,附上了一层虚幻透明的色调。

吹雪和和敦也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厚实的雪地中,风声稍微有点大,但这三个字却仍然真真实实地传入吹雪耳内。

雪悄悄地停留在敦也的围巾上,随后融化了。

 

 

吹雪没有说话。

 

 

第一秒,吹雪其实很想笑着回应一句:“嗯,我也爱你。”但他明白敦也所说的“爱”包含着两种意思。以前敦也就对自己说过“哥哥我爱你!”这样之类的话,而那时候他们都还很小,敦也说起话来也还是奶声奶气的。但现在的敦也是郑重其事地对吹雪说着。吹雪能在他的眼里看清自己,和自己周边透明澄净的雪景。

 

第二秒,吹雪认为自己是爱着敦也的,同时也是“不爱”敦也的。那大概就是为什么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敦也的情感的原因吧。哥哥对弟弟的爱,非常简单,又一时难以说清。

 

第三秒,他回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在非常久远的记忆中,父母笑着对他说:“这是你的弟弟哦,是敦也。”然后父母又对小小的敦也说:“这是你的哥哥士郎。”吹雪记不太清自己说了什么,又或许什么都没说。他只记得敦也盯着他看了几秒,奶声奶气地拖长了调子,说:“哥——哥——。”

 

第四秒,他想到了很小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滑雪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到这儿,可能是因为思绪有些乱的缘故。虽然是一起学,可敦也却学的比吹雪快许多,一开始吹雪总是“啪叽”一下脸着地。冰冷厚实的雪糊在脸上难受得要命。而这时候不论敦也滑到多远,总会赶回来,扶吹雪起来,帮他擦掉脸上的雪,或者再稍稍嘲笑他几下。而最后的最后,也是两个人牵着手,抱着滑板回了家。

 

第五秒,他在想白恋中那会儿,刚入学的时候,敦也跑在前面,脚偶尔踩到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他朝自己招手,脸上挂着足够温暖阳光的笑容,那笑容的温度像是可以融化一切冰雪一般。吹雪慢慢地走在敦也的后面,也露出了微笑。“以后也是同学了!”敦也握住了他的手,说。

 

第六秒,他就想到了和大家一起踢足球的时候,敦也总是横冲乱撞,抢到球后极少传给别人,为此甚至被队员找过麻烦。作为哥哥自然偏袒弟弟,更何况他认为敦也那几次的做法没什么不对。敦也是会踢球的,同样他有自己踢球的方式,而自己所做的,只不过是支持他,并且有点不讲理地维护着罢了。

 

第七秒,他记起了他们一起离开白恋中的那天,踏上新的城市的那天。那边不像北海道一样寒冷,可敦也还是戴着他的围巾。吹雪看着敦也,敦也望向崭新的一切。他们不论去了哪里都是在一起的。从前也好未来也罢,都会在冬天时围上同一条围巾吧。

 

第八秒,他回忆起某天在城市里自己又被可爱女孩子包围的场景。当然那时候他只是去问个路,意料之中的情况也很平常地出现了。他发现敦也在一旁盯了一会儿,快步走了过来:“抱歉抱歉,我要和哥哥继续去找东西了。”然后拉着他走了,帮他解了围。敦也分明也长得很帅气,但可能有时候表露地比较凶所以不会遇到像自己这样的情况吧。吹雪看着敦也,想到。

 

第九秒,他觉得没什么可想的了。从过去到现在,许多场景许多细节都在他的脑内回放了一遍。他发现自己的身边从不会少了敦也,反而他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敦也自己的世界会是怎样。

 

毫无价值?

 

毫无价值。

 

第十秒,吹雪忽然怔了一下。他再次看向敦也,看向敦也的眼睛,仍然可以看见自己和周围的雪景。他突然明白,自己并不是“不爱”而不回应,而是怕对方会曲解自己的意思,怕对方以为自己仅仅将刚刚的告白作为一个玩笑。他爱敦也,也爱敦也。他和敦也一样,所想说出的“爱”包含着两种意思。

 

第十一秒的时候,他缓缓走向了敦也,像以前一样握住了他的手,掌心的温度互相传递。

 

 

 

 

“嗯,我也爱你。”

 

他的眼睛里映出了敦也,和敦也周围的雪景。

——

END。

BY.SAGO

TO.楠子

生快!!!六一快乐!!!

评论(4)
热度(48)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