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敦士(双吹)】雷雨夜。

*给楠子六一+生日礼物w还有一篇你等我今天下午写!!! @一只篮子 

*ooc!

*里面称呼大概是吹雪士郎→吹雪,吹雪敦也→敦也。我知道这样很迷但我喜![nmb]设定是平行世界,敦也还活着的日常生活x

——

敦也走到窗子前,闷热湿润的空气随着窗子的移动而进入室内。天气不是很热,没有到需要开空调的地步;但也并非那么凉快。而正当敦也躺回了两人的床铺上时,天空渐渐滴落下雨水,打落在干燥的柏油马路地面上,淡淡的沥青味混进空气,也进入到屋子。而很快,这种味道便被渐渐增大的雨刷洗到几乎没有。雨点不停地敲击着另一半的玻璃窗,像是在敲小鼓一样。一部分被风吹进,打湿了部分地板。

“晚安,哥哥。”

敦也伸手关掉了床头附近的灯,朝早已侧躺在柔软床铺上的哥哥吹雪说道。吹雪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并感受着雨所带来的阵阵凉意,回应道:

“晚安敦也。”他翻了个身,蜷缩着身子,棉被只盖在他腹部附近。他又问道:“已经下雨了,不关窗吗?”

“不用关吧,不然挺热的。”

“可是雨水飘进来了——。”

“哈?就这么点雨有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明天地板都湿了的话,就你打扫。”

“……。”

敦也虽然并不是很想再次从床上起来去关窗,但没办法,选择妥协。

还剩一点点空隙,透风用的。

 

 吹雪和敦也是从北海道那边过来的,当时也没有多小,只记得那天是在下小雪,晶莹剔透的雪花从灰厚的云层中飘落下,落在吹雪的肩上,手臂上。他接住一小片雪花,那时他并没有戴厚厚的手套,小小的冰晶在掌心的温度下融化成冰凉的水。然后他看见敦也对他招了招手。喂,走了。他说道。然后吹雪便和白恋中的大家——也和自己的故乡告了别。

一转眼四五年过去,每天的日常也都是平凡的,虽然有时候他和敦也会因为小事而吵架,但很快就和好了,矛盾永远只是沙滩上的一个小小脚印,很快就被大海冲刷填平了,感情仍然如初。

睡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吹雪想了很多——到不如说那是梦。在梦里他回想起许多事,包括一些和敦也生活时相处中的细节,都一一呈现在梦里。但奇怪的是,还有一些未曾出现过的画面——那是满天铺地的雪白,一下子从斜上方倾倒在自己面前。他好像也能看见自己,那个小小的自己。恐惧到连眼神都变得空洞,害怕到连身体都停止颤抖。周围的声音轰隆隆地巨响无比,吵到震耳欲聋;却又好像周围并不存在声音,一切都寂静得可怕。吹雪清晰地听见心脏在扑通扑通跳动。所有场景像是放慢了数十倍,白色的雪冲下的速度虽看上去很慢,却仍然显得十分震撼。

吹雪觉得他该做些什么,他也觉得那个小小的自己该做些什么。

而到最后,他也没能握住弟弟的手。

 

 

“轰隆隆——”

沉闷的雷声穿过灰厚的云层,像是在空中炸开般的巨响,在梦里黑暗全部涌进之时,雷声也直接传达到吹雪的大脑,全身的神经似乎都被这响声惊醒,猛地睁开眼睛。冷汗从额上流下,心脏也比刚才跳动地更快。吹雪微微喘着气,明明是个梦却带给自己异常真实的感受。外面的雷声继续打着,风雨也未曾停下,闪电有时也会划过天空。他微微颤抖,比刚才更加蜷缩起了身体。

 

但是还好,他还在。

 

看见敦也背过去睡觉的身影,吹雪不禁油然而生一股安心感。他逐渐镇静下来。他还在。敦也还在。弟弟还在。那个场景究竟代表什么,他不清楚。他只是清楚现在自己正和敦也一起生活,没什么烦恼的、足够平凡的生活。

吹雪想了想,从背后抱住了他。

 

 

敦也并没有做梦,但是睡眠确实浅得很。在吹雪抱住他后也就醒了。

“……哥哥?”

“抱歉,吵醒你了吗?”

“嗯,也差不多吧。”敦也任由吹雪抱着,打着哈欠懒洋洋地回答道,“怎么了吗?……喂喂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只是打雷而已。我可是感受到你在颤抖了。”

“……只是稍微有点冷,才会颤抖的。”

“我记得床上有棉被。”

“棉被不一定保暖。”

“可你都没好好盖着。”

“……”吹雪沉默了一会儿,脸靠在敦也背上,感受到对方温暖的体温,缓缓开口。“借我抱会。”

“……好的好的——我亲爱的哥哥。”

 

“晚安。”

“晚安。”

 

这时候也能好好握住敦也的手了。

——

END.

BY.SAGO

TO.楠子

楠子生日快乐!!!六一上学没法用电脑发我就提前了!!!

希望能喜欢>_<

评论(4)
热度(46)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