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文学少女】[四月活动]你所递过来的花

*cp为 芥川一诗x朝仓美羽[简称诗羽!]


*感谢老哥提供的三题(๑´ڡ`๑):花朵  噩梦  金发

*美羽的发色属于动漫……!


*群宣!!! 609062431
————————


母亲:


我正在给您写信。虽然我明白,您已经不可能看见了。但基于以前的习惯,我仍然决定向您吐露我的真心。我从那天开始,就更加坚定地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了。


母亲,我在昨天做了一个梦。那应该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噩梦,因此我才会在醒来时心狂跳不止,冷汗从额头上流下。但说实话,我已经不太记得清梦的内容了,仍能模糊地刻在我的脑子里的,只剩下足够沉郁的黑暗,以及我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的背影。


                       一诗。


芥川停下了笔。室内的灯光亮白得令人有些不太舒服,他揉了揉太阳穴,将书信收了起来。正想熄灯休憩时,隔壁客房传来女孩的声音。


“喂喂、一诗——!”


“来了来了,怎么了?”


芥川走了过去,美羽正抱着心叶的新书,嘟嚷着嘴不满地抱怨道:“你把拐杖放太远了啦,我要怎么关灯啊?所以一开始就不要帮着帮那的,一诗真是多管闲事。”


“……”芥川沉默不语,手放在下巴附近,像是思考着什么。良久,他缓缓开口道:“抱歉,是我没考虑好。”


……美羽开始怀疑眼前这人真的是心叶学校上的年级学霸吗?说个抱歉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吗?真的需要吗?美羽竟一时找不到话语反驳。而在美羽愣神之际,芥川已经将拐杖放在了美羽的床头边,并将灯关掉。


“好了,晚安。”


“喂喂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关!”


在芥川道完安后走出美羽的房间时,美羽有些生气地大喊道。芥川本想直接回去的,却听见了一些动静。


是美羽。


美羽伸手触摸到金属硬物的冰凉,将腿放在地面上。不太明显的触感传来,令美羽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是啊,腿也渐渐可以感知到什么了。她用手支起自己的身体,撑着拐杖走向房间门口灯开关所处位置。


“所以说你家客厅装灯开关的时候为什么不装在床头?正常思路分明是会装一个的吧?”


美羽边抱怨边走向门口,金属拐杖敲击地板的蹬蹬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她摁了一下开关,房间亮堂起来了;又摁了一下,房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来自隔壁房间的淡淡灯光隐约传来。


……毫无意义。


对,这两下动作完全没有意义。但所传达的却是属于她自己的固执,和在他人眼里看起来有些古怪的不服。


“好了。”美羽转过头去瞪向芥川,隐隐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你还站在那里干嘛——啊啊,一诗真讨厌,快走开啦。”


“……嗯,晚安。”


芥川稍稍楞了一下,又道了一遍晚安,回到了房间。


*


他正在做梦。


芥川并没有特别恐惧,因为现在梦中的他身处在一片澄澈之下,净蓝的天空,眼前的一片花海。五颜六色而缤纷绚烂的花朵有半腰的高度,被清爽的风吹拂地轻轻晃动。一切却又都模糊得不可思议。


站在花海中央,背对着他的是一位身穿白色中裙的女孩子,发泽——是少见的金发。她只是站在花海中央,任凭清风拂动她的白裙,和柔顺的金色发梢。芥川看得有些愣神,导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动作该是什么。走向前去?就站在那儿?两种选择交织,使他只是停留在原处,静静地凝望。


她是谁。


她是谁。


好想知道、好像看见她的脸。


好想知道。


在那个女孩微微偏转过身,天空仍然是那样澄澈空明的时候,芥川的心脏不自觉地加快了速率,像被紧紧揪着,跳动着,敲击着他的胸膛。


从未有的强烈渴望在心中蔓延,而芥川手伸向前去,想要迈出那一步。想要触碰、想要看见、想要知道……


“芥川一诗。”


在女孩转过身来的那瞬间,芥川还没看清她的脸,黑暗卷天铺地的涌来,从四周迅速染起,将整个世界浸没在了黑墨中。


*


他做了噩梦。


他正在做噩梦。


明明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梦中却还会出现鹿又同学、小西同学又或者是更科同学的身影,冷着脸用尖酸的言语指责他。


“芥川还真是不诚实呢。”


“都是芥川的错。”


不同于平常的疼痛,是令人喘不过气的重压。芥川紧皱眉头,咬着牙,手覆上脸庞,冷汗不断流下。刻薄的言语像是锋利的刀割划着他的心脏。黑暗之中出现的是过往人的脸,指责自己过往不诚实行为的人。而面对这种情况,自己却还是那样软弱。这时候芥川忽然想起了美羽,那个坚强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啊啊,果然自己是完全没法拥有那种东西的。


 

『因为自己仍然是,沉溺过往的愚者。』

 

 

“一诗。”


脆生生的如泡沫一般模糊的声音传来,似乎同时带上了什么、并不刺眼的微光。


与之前黑暗所进入的方式不同,微弱的光明一点一点从周边渗入,淡得不真实。却又重新幻出一个瘦小的身影,金色单马尾,嘴角边泛起的隐隐笑意。


……


“喂,一诗?”


芥川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灯光并不是很亮。耳边传来不太清楚的清脆女声。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视线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当芥川完全看清那人的脸的时候,微微愣住了。


“喂喂?一诗——。”


偏金色的发泽。


与那相比,不同只是因为短发而已。


“没事吧?”


自己还没开口,美羽就先询问道。


“……没事。你怎么在我房间?”


“……!”美羽耳根微微红起,别过头去,“因为今天看你状态很不好哦?脸色超级苍白的那种——所以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了。不过看起来其实你也没什么嘛,笨蛋一诗。”


苍白吗?芥川不自觉地回想起今天,而才发现冷汗现在也是顺着脸颊流下。


“这个给你。”


从刚刚开始美羽手中就一直握着什么,直到现在他才看清。


那是一束花,迎着微弱的灯光,并不是很新鲜,也没有露水在上面沾着。花瓣的颜色和她偏金色的发泽很像。


“……?”


“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这个花姑且送给你吧。”


“……嗯。”芥川看着这束花愣了神,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思考良久后,他接过了那束花,并开口问道,“这束花是昨天我送给你的那束吗……?”


“呃……!”美羽怀疑他的情商是被抛到银河系了,当然她自己的脸也如烧起来一般。她生气地支起身体,撑着拐杖起来。


“啊啊笨蛋一诗……!!就算是你送的又怎么样啦!你送给我就是我的了,然后我再送给你所以也没什么不对啊!!!”


美羽扯着理由说着很没道理的话,最后气呼呼地离开。但在门口的时候,她却又微微转过头来。


“晚安,一诗。”


芥川愣了愣,笑了。


“嗯,晚安,美羽。”


接下来也可以做一个好梦了吧。

——

附《那天你所递过来的花》

 

你看你,你将那束花递过来了。


和着你别扭而又意外可爱的脸,那束花迎着今日恰好的朝晨,被你递过来了。就连晨露都还未消散,都留在娇嫩的金色花瓣上,打着转儿。金绯色耀眼的柔阳,打在花瓣上,像是也散发着光芒一般,它变得耀眼了,和你偏金的发色很像,同时也都是柔和的曲线,将整个世界都变得晴朗了。


你看你,你又将那束花,递得更近了。


晨露折射着黎阳,变得模糊不清。你微微动了动你朱色的薄唇,轻轻启语。我却听不见你在说什么;在耳边回响的,只剩下带着花的清香的微风。忽然我的心明亮起来了,就像被雨洗刷过后的天空,突然间就澄澈了。我想说些什么,可那些话语最终都融化在此刻的甜蜜中,被清爽的晨风带走了。于是我只是注视着你深邃的眸子,而又有什么别样的心情,转染上心扉了。


你看我,就那样朝你所递过的花,走近了。


END。

没啥修改大半夜写的

这对好难写(搓搓手)

BY.SAGO

2017.4.30


评论(2)
热度(16)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