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生贺】给大舞舞的

*从空间搬过来放着吹吹我家大舞舞多么好
————

“嘿。”

有人朝小巫招了招手,她却完全无法看清楚那人的脸。不知路灯何时变得亮白而刺眼,在沉郁昏暗的夜中显得耀眼无比。光芒投射到地面,经过水坑的折射使得周围的环境更加亮堂——到令人不太舒服。

小巫用手微微遮着眼睛,她好歹还能看清那人许些瘦长的身形,影子印刻在潮湿的地面上,不是很长。

“你回来了吗?”

对方向自己发出了询问,声音经过不近不远的距离,穿透过刚刚下过雨而使马路产生的沥青味,在她耳边转悠,最后进入她的大脑,形成一个模糊的印象。

许久不见的,熟悉的声音。

“……”

小巫想说些什么,可所有的词句却全噎在喉咙里,出不来也咽不回去。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回复——不,她大概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法确定罢了。只是酸涩感忽的进入了她的心脏,泪腺也开始分泌液体,模糊了她的双眼。

刺白的灯光也是那样、不清不楚。

是怎么样了?变得如何了?还是我所熟知的吗?……心情沉重到连呼吸都困难。不常回来,因此变得太多——而又是哪里?

又是哪里?

空中响起鞋根碰到地面的声音,格外清晰。对方正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她并不害怕,她明白那是她所认识的人。而她却没法迈动步伐,什么都无法做到,只是小声抽泣,呜咽。

不行。

一定要。

一定要迈出去那一步才可以。

不论怎样也好。

“不管怎样,总之先是——”

光的曲线忽然柔和起来,小巫将手放下。对方的脸如沐浴在月光中,不清不楚却又完完全全可以明白的,对方所露出的温柔如堇的笑容。

“——欢迎回家。”

突然之间,好像所有勇气都用在了那一步上,不自觉地迈出,而也不自觉地同她一样,张开了双臂,互相将对方抱住。不是很用力,却意外地显得似乎是、无法分开的力量。

“小巫。”

“傻——狗——狗——。”

“喂喂叫昵称的时候别特意谐音啊?好歹现在是温情的重逢时刻?”

“噗哈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

“噫——。”

今天也终于是又相遇了吧。是在没有任何温度的刺白灯光下,也像是在温柔如水的月光下。最后也是轻轻地轻轻地暂且握住了幸福吧。

“我回来了,sago。”

“生日快乐,小巫。”

评论
热度(14)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