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文学少女/心远】四月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喔

*ooc

 

*逻辑是真的没有

 

*顺便宣传一下群!!!只有六个人 人太少了啦!!!文少同好群→609062431

 

*感谢三姨提供的三题XD【樱花】【雨伞】【鲸】

————

 

“咦,远子学姐。”

 

我站在不远处,一下子就望见了站在樱花树下的远在学姐。现在正是樱花繁盛的四月。粉嫩透白的樱花压满了树枝头,可能今天风比较大的缘故,许多樱花花瓣纷纷落落,在空中飞舞,最终落于地面,或者又被风拂起。甚是繁纷,如正在下一场如梦如幻的粉红色的雨,在我眼前乱舞,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远子学姐似乎还没发现我。她手中抱着一本书,古典发辫随风向后摇摆。她侧着脸,眼神中的宁静竟差点令我也陷入其中——宁静,温柔,和向往的情感在她如琥珀一般的眼眸中混杂,最终化为单纯的安宁。她的气质与这樱花惊人的相似,都是那样美好。我不禁愣在那里,不敢——也不愿上前打扰。

 

“……啊,心叶。”

 

远子学姐好像终于瞥见了我,歪了歪头,转过身来,露出了堇花般的温柔笑容。

 

“早上好。”

 

“早上好。”

 

我回应道。她并没有走近我,我也并没有走近她。这很奇怪,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是比起进行正常对话的距离要远的。而当我没有意识的时候,我们却又不自觉地同时迈开步伐,踩在了柔软的樱花花瓣上,整个人都浸没在了过于清淡的樱花香中。

 

 

“你也来看樱花?”

 

“……嗯。”

 

当然不是,只是早上偶然路过,看见了站在樱花雨中的远子学姐,便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如果如实告诉她,她一定会自豪地笑着说:“嘿嘿,感受到学姐的魅力了吧~!”然后美好的意境就此打破,说不定还会突然之间缠着我要求我现场写一篇点心。更何况因为她停下,走过去看樱花,这种原因说出来更像委婉的示好吧?——即使恋爱白痴的远子学姐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件事,我也不想说出来。

 

“樱花真是好看啊……”远子学姐微微垂眸,然后又问道,“但是心叶为什么要撑着雨伞呢?——赏樱花的话,还是别撑伞比较好喔?何况今天根本没下雨嘛。”

 

“因为昨天天气预报有说今天要下雨,出门的时候妈妈就塞给我了。而且樱花花瓣落在身上打理起来会很麻烦吧?不及时弄掉还会被误认为娘娘腔耶?”

 

“什么嘛,心叶真是一点也不浪漫。”

 

“是是是。”

 

远子学姐埋怨后我随意地回应了一句。她和我漫步在樱花雨中的街小道上,我无意间瞥见落在她肩上、发上的樱花。衬托出了她古典的气质。我不禁伸手想为她打理,却又不小心瞧见了她胸部前的樱花。

 

——。我的脸忽然有些发烫,心跳也忽然就加速了,“扑通扑通”,却最终藏匿进有些大的风声中。

 

“……心叶?”

 

远子学姐转过来歪头看着我——以及我停在半空中的手。我立刻理了理思绪,重新换上一张冷漠脸,将她肩上和发上的樱花理去。她的肩膀莫名特别瘦弱,却又显得坚强;头发虽然很长,却意外地柔顺。

 

“……远子学姐的胸部明明和洗衣板一样,真不知道樱花是怎么落在这上面的。简直世界奇迹。”

 

我像往常一样冷漠地吐槽挖苦她,而她也不例外地像往常一样,瞪大眼睛气呼呼地瞪着我,耳根烧了起来,批评(可能这词用得不太准确,因为我是在陈述事实嘛没什么好批评的)我:“……!心叶真是太不尊重学姐了!刚刚还以为心叶稍微成熟了一些懂得照顾学姐了耶……?介于你是第542次嘲笑我很快就可以长大的胸部,我决定不理可恶的学弟五分钟!”

 

“等一下?!这也太夸张了吧,哪有那么多次啊?!”

 

我吐槽道,远子学姐却生气地快步向前走去。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并没有理睬我。我苦恼地挠了挠头,跟在她的后面。

 

“……还是撑一下伞吧。”

 

我忽然开口,将伞置于我们之上,笼罩我们两个。原本隔着伞的距离,立刻拉近了。因为五分钟还没到,所以她也还是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抗拒我的动作。

 

……

 

不知道为什么。那是莫名甜蜜、毫不尴尬的气氛。

 

肢体间的无意触碰,也让我心跳不已。

 

……

 

“五分钟到了——所以还是把伞拿掉吧!”果然五分钟一到,远子学姐就又露出笑容,同时催促着我将伞收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我拗不过她,只好将雨伞收起来。她忽然朝路边望去,然后蹲了下来。我有些疑惑地望向她,问道:“怎么了?走不动路了?——”

 

“唔!虽然我的体育是很差,可也没有到这种程度啦!”远子学姐抗议道,然后似乎是在路旁的樱花树下捡起了什么东西。我忍不住凑过去看。被她拾起的是一个小巧的鲸鱼发夹,样式有点可爱,可如果戴上也一定会显得很蠢。看起来还挺新的,估计是谁不小心掉落在这里的吧。

 

“好可爱的小发夹啊——!一定是谁掉落在这里的吧!”远子学姐小心地捧着它,分明不是什么易碎品,却像当做珍宝似的。随后又用开朗的声音朝我说道:“所以!我们去寻找它的主人吧?!”

 

“哈?”

 

“万一这是一位俊朗的少年送给心爱的女孩的定情信物呢?”

 

“掉落在这里的话主人怎么可能找得到啊?而且放在那里的话总有人回来拿啊——以及谁会用这个当做定情信物?!”

 

“真是的,心叶——”

 

正当远子学姐打算开始气呼呼地对我说教时,我冷静地拿走了小鲸鱼发夹。

 

“?!”

 

远子学姐瞪大眼睛,而我不紧不慢地将手环住她的身体——实质上是要将鲸鱼发夹别在她背后的发辫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绕到后面去,而是选择了这样亲密的动作。

 

忽然某天的记忆涌现。我回想起了从前在文艺社活动室为远子学姐戴戒指的事情。也是相当于亲密的接触。当时懒懒的昏橙色,进入着放满书籍的活动室。

 

“嗯,戴好了。”

 

我又放开远子学姐,看着她戴上小鲸鱼发夹后的样子。其实没什么变化,而如果从背后往前看的话,却又觉得平添了一分可爱——不过可能也有违和感在里面。

 

只是。

 

 

樱花雨。

 

粉红色的树下。

 

拥有古典气质、虽然其实是个吃书妖怪的少女。

 

构成的美好画面。我又不禁愣神。而且是比以往、更加深刻的陷入。

 

 

“心叶。”

 

甜美的声音。

 

落在她肩头的樱花。

 

远子学姐叫着我的名字,嘴角边仍然挂着堇花般的笑容。

 

 

 

“四月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喔。”

 

——————

END。

其实后来写的有点意识流……。不管写爽了就好x然后为了迎合三题于是就成了这样【ni

还有我要文少小同好啦!!!呜呜呜一起来萌文学少女吧!!!

群号:609062431

609062431

609062431

重要的事情已经说了四遍了!!!x

 

By.sago

 


评论(4)
热度(20)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