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上耳】夏天的那个少年听着摇滚的歌

菜菜生日快乐!!!!上回搞错了太尴尬了(你) @烃菜 

这次篇尾也会说点小废话u,不过上次说过了这回估计会比较少!()

人物有ooc,背景架空,没有个性设定,用词可能不当,逻辑依然有点毛病!

*有很像漫画里的对话出现(就一句(你

可以接受的话(……?)↓↓↓

 

 

 

1.

上鸣第一次遇见耳郎还是上个月的事——说是“遇见”似乎并不合适,毕竟当时他能看见她,却并不知道她是否有注意到停驻了许久的他。短发少女站在并不大的舞台正中央,一身摇滚黑夹克,手拨弹着电吉他,灯光闪得上鸣有点眩晕,很快他便定在那儿。分明只是小型的免费演出,上鸣却有一种置身于真正的演唱会的感觉。夏天干燥的空气流动混杂着像是沥青的味道,舞台上的中心人物彻底吸引住了他,周围的或人或物仿佛都在那刻消失了。

 

 

当心脏在那瞬间加速一拍时,他想,这真是太酷了。

 

 

2.

上鸣再次遇见耳郎,是在初次(单方面)见面的五天后。雨刚断断续续的下过,因此不论是地面还是空气亦或是倒霉的没带伞的上鸣都湿乎乎的,不过上鸣并不在意这个,他可不是淋点雨就会感冒的人。上回好像是在那边——上鸣不知怎的下意识朝广场的另一方向看去。整个广场被分为两块,中间用小树林隔开,不过有一条道路可以使两边互通。那边总是很热闹,好像也经常有店家举办活动,空旷的场地有各式各样的人来来往往,或是继续前进,或是停驻于此。相比之下上鸣此时所站的这块地方倒是别样的安静,或许是路灯光线太过昏暗,周边又太冷清没多少店门开着的缘故。

 

上鸣决定去另一边。并非说他有多么爱闹腾,只不过几天前耳郎在那边演出过。——人们说她叫耳郎响香,是乐队的主唱。上鸣仅知道这些。那位短发少女在舞台上的样子被刻画在了他的脑子里;分明只是一次偶然的路过,却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偶遇一下之类的。上鸣边走边胡思乱想些概率极其低的事情。夏天的雨落落停停,几滴雨顺势从上鸣的发梢间滑下。

 

“请让一下!!对不起!!!”

 

上鸣刚跨进两方广场间的小道,就听见背后传来女孩颇为着急的声音。他刚转身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一下子与人撞个满怀,一下子摔倒再地上。

 

“哇啊?!”

 

“对不起!!!”

 

对方似乎真的有非常要紧的事,朝上鸣很快地鞠了一躬说了道歉的话,就立刻跑走了。上鸣揉了揉脑袋,边叫疼边爬了起来。“怎么回事……”他嘟囔道。于此同时上鸣看见地上有东西,似乎是女生落下的,便捡了起来。

 

是钥匙啊……过去还给人家吧。上鸣心想。四周偶尔传出几声微弱的蝉鸣,处于阴影之下的上鸣忽然觉得远处的光景有些模糊,热闹的人群似乎在围观什么。上鸣一定,刚才的场景如同电影慢速回放一般,清晰的心跳又快了一拍。

 

是耳郎。

 

是心动的感觉。

 

 

 

3.

耳郎结束演出后才发觉自己的钥匙没了踪影,她心中一凉,怀疑自己怕不是要露宿街头。她正重新在包里仔细翻找,一位黄发的少年朝她走了过来,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她想。

 

少年发觉耳郎正看向他,忽然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似乎在纠结该怎么开口。耳郎倒是不太理解面前的人有什么事,她放下包,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啊,这个。你的钥匙刚刚落下了。”少年伸出手,手里正是她刚才所在寻找的钥匙。耳郎这才想起之前因迟到而急急忙忙跑到这儿,不小心撞倒了一个人——而这位少年正是他。“谢谢你!”耳郎接过钥匙,不好意思地道歉说,毕竟不但撞了人家,还麻烦对方将钥匙还了过来。

 

“没事。”然而对方看起来比耳郎更不好意思(若仔细看便能瞧见耳根附近可疑的微红)。短短的两个字似乎终结了所有的话题,少年有些烦恼,经过一会儿的思考后说出了彻底完结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耳郎微微歪头,夏雨过后空气中是洗净的浮尘的味道,人群比起之前更分散了些,杂乱的声音依旧从四面八方传来。

 

“……你被雨淋湿了喔?虽然只是一点,但还有刚刚摔倒的地方也是…万分抱歉,需要纸巾吗?”

 

——然后她便这么说了,不加任何考虑。

 

 

4.

上鸣觉得耳郎真是天使。

 

本来他即将错过最佳搭话时机——鬼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关键时刻认怂!感觉真是对不起多年来被好友切岛传染上的那点大男子气概。耳郎最后出口的话语真想让他感谢神明,碰到这种概率极低的事情上鸣认为他总算偷渡到了欧洲。

 

上鸣自然是答应下来,他正欲接过纸巾,手轻触到面颊的温度却先一步传来,耳郎轻轻踮起脚,而他发梢上的水珠沾湿了纸巾。上鸣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耳郎,干净又可爱的脸,眼里似乎印下了夏夜的繁星,当然,在舞台上的那份酷是不会少的。

 

持续五秒过后,两人终于都意识到了什么。

 

“唉唉?!”

 

“哇啊抱歉!!!习惯了给朋友就……”

 

“没关系!”不过这样也挺好嘛。这样的后半句上鸣当然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的。仅管双方耳根附近都红透了,上鸣仍要故作镇定,笑着伸出了手:“我叫上鸣电气!来交个朋友吧?”

 

“嗯!”耳郎轻笑道,握住了上鸣的手,“我是耳郎响香。”

 

5.

自那以后上鸣时常会来广场找耳郎,不过耳郎并非经常会有演出,之前那几次都仅是商场为吸引顾客而搞的花样——因此她的乐队才能有登上小型舞台的机会。

 

“虽然是这样,不过也很开心。”耳郎和上鸣坐在长椅上,旁边放的是她的吉他。

 

“哎哎原来你们的乐队还没出道吗?明明超帅啊!”

 

“可能是水平不够吧,毕竟之前也只是流浪型的……。大家都是为了一起唱歌奏乐聚到一起。”

 

“不过真是厉害啊,会那么多种乐器不是吗!”上鸣兴奋的说道,夏天微凉的风伴随着声声蝉鸣,“总有一天会去真正的舞台上的。”

 

耳郎愣了愣,捂嘴轻笑道:“也只能算爱好水平吧……不过虽然有时候上鸣像是个笨蛋,但偶尔也能说出——嗯,鼓舞人心的话?嘛。”话一说完上鸣就想抗议,不过耳郎却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吉他——并非上次的电吉他,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那种。

 

“那我来弹几首吧?”耳郎说道,手正要拨动弦,上鸣却忽然开口打断道:

 

“等等。”

 

“怎么了?”

 

“我去买个打call棒,之前都忘了用。”

 

“噗——可是我只是随心啊。”耳郎有时候觉得自己永远猜不透对方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是个笨蛋——傻的可爱的那种。

 

“没事。”上鸣转身给她比了个拇指,说道。

 

“我啊,想当你一辈子迷弟。”

 

END.

 

上鸣:\耳郎/\耳郎/\耳郎/

 

 

绝赞ooc,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我爱菜菜!!!!认识你非常非常高兴!!!!!

……好像该说的话上回都说完了。

生日快乐!耶!


评论(4)
热度(27)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