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雷安】牢笼

*不明不白的监禁

*ooc有,慎入

———————————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在那里醒来。

其实刚开始睁眼时和睡着时所见的情景没什么区别,无尽的黑,什么也看不见。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可总觉得黑暗也会将他的声音给吞浸消融一般,便又将刚想脱口而出的话语咽了回去。他揉了揉眼睛,睁大着试图看见些东西,而若不是很快地眼睛稍微有些适应了黑暗而使自己可以看得清楚一点点环境了,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是瞎了。

潮湿,冰冷的空气连同黑暗所带给他的恐惧一起侵蚀着他的心脏。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想要握紧自己的冷热流剑,却只抓摸到一团空气。

危险的信号直接传递到大脑,他扶着墙往外走。门没有锁。准确的说是牢门没有锁。在他指尖轻触到冰凉的铁杆时他嘈杂的心跳几乎在一瞬间差点骤停,可轻轻一推后门却是被轻易地打开了。走出了他醒来时所处的那个房间。他缓了缓自己紧张地情绪,理了理衣口附近的黑色领带,踏在似乎是走廊的地方。他是个骑士,最后的骑士。所以,没什么好怕的。他这样对自己说着。鞋与不太光滑的灰色大理石地板接触发出“哒哒”的脚步声在这稍微有点光亮的走廊回响。

但还是太暗了,暗到地板与墙的分界都是那么模糊。而安迷修只是扶着这面墙向前走着,走在这什么也不知道的地方,一切只剩下他嘈杂的心跳,絮乱的呼吸还有那不轻不响的脚步声。


不明白。

所有的记忆好像都快被消抹殆尽了,只剩下些什么。

只剩下些什么?

安迷修晃了晃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所以疑惑抛掉似的。他吞咽了一口唾沫。这里的感觉像是很久以前和谁一起在游乐园走过的迷宫,弯弯绕绕,走得早已晕头转向却始终找不到出口。这里也是,大大小小无数房间聚集,有些是普通的门,有些是铁栏。与现在唯一不同的是,那时谁总会站在自己前方,侧着身向自己伸出手,然后自己会犹豫不决,谁就会主动握住自己的手腕,笑着带领自己走出迷宫。

……

谁。

谁?

安迷修当然还记得是谁,他深蓝至黑的发色他深邃得有如印进星辰大海的眼眸他掌心与指尖传来的温度自己都记得一清二楚。明明什么都快被模糊掉了,唯有他的身影依然记得清晰。


现在他拼命地疯跑了起来。

“啪噔啪噔”的脚步声在寂静之中格外响亮,因为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他的速度也比原来快了一些。拐弯,直走。拐弯,直走。不认识路,但必须跑。逃开。逃离。总能找到出口的。

这是监禁。

这是那个人所策划的一切。

“嘿安迷修。”

在五分钟之前,他笑嘻嘻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空灵得不正常的声音从某处传来。在那瞬间他的瞳孔猛然缩小,奇怪的解释自动涌入自己不太清醒的脑子而就在突然间明白了一切。下一秒就迈开步子死命地奔跑了起来。逃出去。必须逃出去。他近乎是有些绝望地在走廊上奔走,负面的情绪充斥了整个大脑。

这里的门都没有锁。

但他明白,这是监禁,这是他赋予他的牢笼。


雷狮。

那个总和自己作对的男人,自己所需要歼灭的恶党。

仅此而已,没有感情。


这里就像一个牢笼。

这或许本身就是牢笼。

过于巨大,找不到出口;过于紧密,甚至是难以呼吸。

他向前奔跑着,昏暗的走廊近乎是无法看清,有好几次他甚至是要直接撞上了墙壁。他也经常不小心摔倒,可每次摔倒后连疼痛都还没传达就站了起来。他咬紧了自己的嘴唇,冷汗不断冒出。如果不快点跑的话,会被他追住的。说实话安迷修根本没有吃过食物,也没有喝过水,现在又是这样剧烈运动着,以至于已经出现了眼前时不时坠入黑暗的糟糕情况。冰冷而潮湿的空气甚至带着一点点霉味,跨过的地方两旁不是墙就是铁栅栏,而墙上似乎是挂着些什么东西。他在哪次摔倒的时候隐约看见了,那挂着的好像是一些照片,然而过于昏暗,所以完全看不清内容。

“为什么要跑?”

好听熟悉而夹杂着像是月光那般飘忽不定的空灵声音响起的同时安迷修不得已停下来喘了口气,冰冷的空气大量地涌进他的肺部,就在那一刻他单手支着墙壁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本大爷又不会杀了你,为什么要跑?”

他难受地跪倒在了地上,膝盖撞击在冰冷生硬的地面上生疼,右手蹭着墙壁滑落,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想要再借助右手的力量站起来,可顿时一阵干呕感涌上心头,他身体向前倾着,双手捂住自己的嘴,胃里一阵翻腾可是想吐却吐不出来,只能呕出一些粘稠的胃液从手指间的缝隙流出,最后滴落在地面上。无法形容的难受,眼泪几乎是控制不住地要夺眶而出。声音则又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传出,不断回荡于他的耳边,最后沉没于黑暗之中。

他仍然努力着挣扎地要站起来,忽然之间记忆深处最熟悉的气息从背后传来,他瞪大了眼睛微微颤抖着,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他,靠紧了背后。慢慢向上。最终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从背后凑近着他的脸,发丝不经意地弄得他的脖颈有些酥痒,温热的吐息轻轻吐拂在他沾满泪水的面颊上。动作轻柔得可怕,抱紧的程度却又是那样用力。身后的人带着近乎病态的笑容,更加往他靠近着接触着他搂紧了他,附耳低声轻笑:

“你想要逃到那里去?我的小骑士。”

这是监禁。

这是牢笼。

这是他给予自己最病态的爱。

他拼命地想要逃离于他的身边,可在被他从背后抱住的一瞬间,他悲哀地明白了一件事。



只要他还在他心里,他就永远逃不出去。

——————————————

或许会有后续的样子。
BY.sago
2016.2.23

评论(14)
热度(108)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