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雷安】麦当劳和他们的新年(新年贺文!)

雷安。麦当劳与新年。
超微帕佩(不,实质上根本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设定凑合着看吧(ni.
——————
昏暗的暖橙色灯光照耀在有些黑漆漆的柏油马路上。时不时路过的汽车碾过地面略凹凸不平而形成的空洞、又因之前才下过雨所以出现了的水坑,激起一些水花溅在附近。深黑蓝色的夜幕没有多余的装饰,甚至显得有些单调。只不过因大城市中的繁华闪烁,五颜六色的灯光映衬而变换了一些色彩。冷暖交晖。

明明今天是除夕夜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麦当劳显得有些冷清。 估计自己是刻意的——刻意来这种冷清的地方。雷狮如此想到。太吵闹的地方果然不太喜欢。帕洛斯倒是拖着佩利去了商业街。——卡米尔呢,唔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就用“好好跟着他们去玩吧,看着他们点,别让他们又打架了”这样的理由把他支开了。

雷狮在收银台前点了一份可乐,将白色的吸管插入,一手插口袋一手拿着它边喝边随意向一个座位走过去。

[自己来这一定是有理由的。
一定、一定是为了见到“某个谁”。]
〖为什么觉得他会来这个地方?
                          ——直觉吧。〗

“……雷狮?”
雷狮停下了脚步。他愣了愣,望着坐在柜台式餐桌前拿着汉堡啃着的,侧过身来看向自己的家伙。但又很快恢复了过来,心情不错地勾起的嘴角,眯着眼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

“……哟这不是安迷修嘛。晚上好啊。”

「我喜欢着他」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嘛」
「我喜欢着他」
「不对,不对啊」
「我,喜欢着他——」

[我喜欢你啊]

于是就像往常一样,雷狮为了能更好地戏弄安迷修,坐在了他的旁边,喝着有些冰凉的可乐,神情有些漠然地向前看去。

安迷修不乐意了。于是抗议道。
“这么多位置你为什么就坐我旁边啊?”
“本大爷爱坐哪坐哪。——实在不行我换也可以的。”
“哦是嘛那你换啊。”

于是雷狮坐到了安迷修的正对面。

这不一样吗?!安迷修在心里默默吐槽着,而且真是在哪里都能遇见他啊。莫名奇妙地开始在脑内回放这一年与对面的人的各种经历。比如在公园里有点迷地被要求把卖花小女孩的玫瑰买走接着又自己抢过去啦;在电影院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和自己看同一场电影且就坐在自己附近啦……之类的。现在想想果然在旧的一年中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啊?——呃,说法虽然有点奇怪。

「万有引力,而我不得不被你吸引。」

安迷修低头咬着自己的汉堡,伸手拿薯条也不抬头,光靠直觉摸索。因为觉得现在气氛挺尴尬的,谁都没有说话,没有任何话题。如果对视了,那就更尴尬了。

伸手,拿薯条。

柔软的触感。皮肤间的接触。

安迷修猛然抬头,看见了一脸淡然地叼着一根(自己买的)薯条、还伸手拿(自己买的)薯条的雷狮。

对方抬眼。对视了。

尴尬。

不,这已经不尴尬了。因为安迷修已经决定和眼前这个霸道蛮横不讲理抢自己薯条的家伙一怼到底了。

“你干嘛拿我薯条?”
“因为我只有可乐。”
“不会自己买吗?!”
“排队太麻烦了。”
“所以说你一开始买可乐的时候在干嘛啦?!”
“骑士大人真小气啊,连一根薯条都不肯给我这个大除夕夜孤单一人在麦当劳的海盗。”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

最后骑士向海盗妥协,两人分享一份中薯。

迷的凄凉。

安迷修认为自己不可以这样卑微的向恶党低头。
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绝对要死的。

“……雷狮。”
“干嘛?”
“借点钱,没钱买可乐了。”
“本大爷的可乐不喝吗?”
“不喝,谢谢。”

雷狮托腮盯着他祖母绿的眸子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可我也没钱了。”

“谁信啊喂?!”
“那你就渴死吧爱喝不喝。”
最后的骑士向海盗势力低头。
“那好,我去拿根吸管。”
“喂,等一下啊安迷修。”
“?”

安迷修刚转过身,想去柜台前拿吸管,却忽然间被人抓住了手腕。安迷修猛然转过头,就被强行塞了吸管,惊愕之时一不小心将可乐吸了上来。

“哟?嫌弃本大爷啊?”

安迷修赶紧吐了吸管,差点没拿手中的汉堡可乐去糊眼前坏笑着的雷狮一脸。

最后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还是好凄凉。

“你真没钱了?”
“没了,你还有?”
“没了啊,我还以为麦当劳很便宜。”
“那我叫卡米尔来接我。”
“我呢?”
“好吧,姑且算上个你。”
“……”
于是雷狮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手机没电关机了。”
“……用我的?”
“不记得卡米尔电话。包括佩利帕洛斯。”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回去咯。”

路面有些湿滑。雷狮走在前方,而安迷修走在他后面。啪塔啪塔的脚步声,并不是很响,但也清晰可听见,虽然安迷修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着他走,却不自觉地随他过去了。
“我家和你家是同一条路吗?”“——起码有一大段是的,吧。顺便这哪儿啊?”雷狮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很认真地问安迷修。而安迷修则幸好及时刹住了脚步,不然估计就跌进雷狮怀里了。不过雷狮的话语还是把他呛个半死:“我可是跟着你走的?!”

“巧了我跟着你走。”

“……你走在前面是怎么跟着我的?”

忽然间雷狮握——准确点是抓住了安迷修的手腕,淡然地瞥了他一眼后又转过去向前走。“那就一起走吧。”

“刚刚不就,一起走的吗?”

“……并排,我是说,并排走——”

「我啊,好喜欢你啊。」
「真是可爱的家伙。」

无言。
漆黑的小道上几乎就只有他们两个,路灯惨白暗淡的光显得有点恐怖。沉默与寂静。原本是雷狮抓着安迷修的手,后来雷狮觉得有些别扭就想放开,但安迷修不知怎的就又握上去了,牵手三秒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同时都放开了。安迷修耳根有点红,别过头去不看他。而雷狮则在一旁边笑边瞎叫:“哎呀骑士大人耍流氓还害羞哦——”
“滚远点。”

安迷修没好气地说,抬头望了望夜空。什么也没有,只是无尽的黑。“今天是除夕诶,明天……不,过一会会儿就新年了呢。”“安迷修新的一年想要干什么呢?”雷狮偏过头去看他,注视着他的眸子,语气和眼神都认真了起来。安迷修低头看着地面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

“继续做好一名骑士?有个女朋友?有匹马?——还有……”

“还有?”

“——讨伐恶党?”

“……。”

“开玩笑的,这种事果然还是以后再说吧。”安迷修轻笑着,“雷狮你呢?”

“我?大概是继续欺负你吧。”

“喂!”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雷狮用充满戏谑的语调说道,“哦,还有,你就那么想要个女朋友吗?”

“……嗯?”

又绕回了麦当劳。说实话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的路,站在麦当劳门前,灯光好像有点强烈两人面对着。安迷修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只知道他在笑,凑近了自己。

“————————”

在那句话响起的同时,尖锐的车鸣不适时宜地也进入了安迷修的耳廓,与雷狮稍稍有些模糊的声音碰撞,消融,盖过。

他望着他出神。他看着他迷醉。

“嗯?什么?”安迷修歪了歪头,不明所以地问道。

那句话,那句重要的话——并没有传达过去。

“……没听到就算了♪”

“……什么嘛。”

【我说啊,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就不行吗?】

“话说你可乐还没喝完啊?!”
“刚刚又去买了一杯。诺给你吸管。”
“你不是说你没钱了吗?!”
“骗你的,略略略。”

坐在麦当劳门前的长椅上,望着远处的钟楼。两人又开始了日常的互怼。共饮一杯可乐,用两根吸管。

或许还不太凄凉吧。

“新年快乐啊安迷修。”
“新年快乐,雷狮”
“—就算是新的一年也要做死对头—”

两人相视一笑,望着绽放在夜空中的璀璨烟花。有些闪耀的流星划过,与那片烟花的海洋一起点缀了整片天空。

“哦哦,是流星呢!”
“流星诶——我希望新的一年也可以继续欺负安迷修。”
“说出来还会灵吗?!不过为什么要许这样的愿望啊?!”
“因为欺负你是我的一大乐趣啊——”
“喂喂!!!”
炸毛的骑士与挑逗着他的海盗。

或许今天的夜晚,还不算太单调吧?

——————
后续:刚吃完帕佩狗粮的卡米尔找到了自己靠在一起在麦当劳门前睡着了的大哥大嫂然后表示心累。【x.
————————
各位新年快乐!!!哈哈哈哈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些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够了快停
还有,其实那些括号里的东西除了最后一个其他的不一定是雷狮所想哦www(总之是为了提升装逼的格调!!!pei)
以及感谢我的大舞舞给我提了那么那么长的建议我爱他他是世界的天使!!!!!(捂心口)
2017.1.28
by.sago

评论(7)
热度(68)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