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拉伯克中心】时钟与过去的记忆.

稍微一点的注意事项↓↓↓

一个不知道该说纪念还是祭奠的日子的文……(.

拉娜一丢丢,不打tag了。有“自我”的出现……至于什么意思我也解释不清(。)总之能接受的话↓↓↓



——今天是你离家出走的第1096天。



三年有多长?

若把它拉长了看——就像是旧电影的慢速回放,或者是时钟走动滴答滴答,却似乎是平常二分之一的速度。而若换算成天,就是1096天。换成小时,就是26304个小时,再推算下去,便是157824分钟,94694400秒了;但如果要再换算下去,也是没完没了。说到底,“拉长”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这些数据实际上流逝的都是相同的时间。

拉伯原来没有太强烈的时间观念。最开始他工作时通常在夜里,白天似乎偶尔做的搜查;而具体做的什么工作,他竟记不清楚了,记忆的碎廊如同被毛玻璃遮挡,模糊不清。但拉伯明白他做的一定是令自己十分自豪工作,每当想要回忆起不够清楚的从前时就会有一股强烈的情感直击心脏。

他现在的工作是他许久以前的梦想——可以说一切都模糊了,但只有这个露出分明的记忆棱角使他无法忘怀。三年之前拉伯开了全国连锁书店,店员很多很气派,而自己虽然作为总店长却仍然待在稍显冷清的旧租书屋里独自工作——有点像更久之前。他从那天开始就能清晰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一分、一秒,滴答滴答的时针不停走动。拉伯时常能听见某处有钟针转动,声音偶尔微小,偶尔吵得他无法入睡。但他唯一所可以确定的是,他一直都能感受到时钟的走动。

或许现在又过去了几千秒——拉伯在不算昏沉的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开关打开了灯,略微偏暖橙的灯光暗暗照着,可以看见古木书架上的细小尘埃。他又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还有淅淅沥沥的声音。拉伯缓缓地打了个哈欠,全身细胞都懒洋洋的。他打开窗,打开店门,望向窗外看见较少的人撑着伞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穿梭——

下雨了。



不过说起来也真够奇怪,明明到昨天傍晚为止都还是大好晴天,后来就慢慢下起了雨,滴滴答答敲打在屋檐或是玻璃窗上,就像某处一直在响的时钟。分明是书店三周年庆的好时日,帝都却迎来了雨天。要说拉伯完全不介意倒也不是真的,只是他仍然单身,也没有朋友可以向其倾诉抱怨的。

——啊啊,奇怪。

在拉伯向往常一样准备柠檬水时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三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他仿若置身于梦中。做过的事遇见的人一个也记不清楚。单身,为什么还会单身呢?拉伯基德他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不对,用“过”这个字也不准确,拉伯能感受到自己仍然喜欢她。不过是谁?而他所拥有的朋友,又有谁呢?拉伯越是试图回想心脏越是跳动的厉害;在他不去触碰那片如禁区一般的记忆时,心又平静下来了。

然后他又听见那只时钟,滴答滴答地转动。


我深呼一口气,不管雨滴是否弄湿了发,推门走了进去。


“这里有新进的书吗?”我走向书架,翻找上面的书。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我记得这家店的店主,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我每次看见他时都是在11月17日。他一个人在倒弄柠檬水,似乎是在为顾客准备——这么说只是因为我不常来,正如之前所说,只是11月17日能看见他而已。我曾和正在管理帝都的银发女子聊过天,而每当提到开租书屋的人时,对方总会露出又温柔又寂寞的笑容来。

“啊,有的。在最后一排书架喔。”

我听见他用爽朗清脆的声音回答。我却没有走向那里——即使这样好像不太礼貌。我在第一排书架前看了看,再转身朝向他。我能看见他眸里的清澈,就像雨天过后被冲洗的森林。

“能回忆起来什么吗?”我并不会拐弯抹角的进入话题,于是直截了当的问道。

他愣了愣:“什么?”

“那个,那个——我说。”我又深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有些时钟即使坏了,却仍然能发出响声,只是秒针一直在第一格和第二格之间来回摆动而已。”

最后,我看见他瞪大了眼睛,转而又变得平静,随即露出了和那个人一样的、稍显寂寞的笑容。



拉伯回想起自己所为三年之前的生活。作为Night Raid的一员清除帝都腐败,危险又倒是令自己十分自豪的工作。他跟随娜津达,一直向前走:他看见希尔朝他挥手,布兰德大哥对他说再见,切尔茜点点头,嘴里还是含着棒棒糖;而最终他也还是与他们一同走去,迎来了自己的死亡,从高空坠落。那时的天有点偏橙色,就像旧书店里的灯光。他还年轻,他其实一点也不想死。有谁不惧怕死亡呢?而自己一开始也只是追随爱慕着的人,一切的结局他早该预料到了。

但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啊,他还只有十五岁。


记忆的潮水涌上的时候拉伯仍能听见时钟走动的声响。他又想起娜津达,又想起曾经看漫画时的自己偶尔会对他与她的未来产生美好规划——只不过现在关于这些规划自己一个也想不起来。拉伯看见暖暖的橙色灯光逐渐暗下去、暗下去,他手里拿着自己的红色护目镜——他不怪前来与自己交谈的女孩,他知道自己该经历这种事。

灯暗下去,暗下去。他听见如同时钟走动般的声音。

——如果那时候能早点告白就好了。自己是不是胆小鬼呢?他闭上眼,想道。

而旧租书屋的灯光最终还是亮了起来,时钟走动般的声音也还在清晰地发出。


只是拉伯明白,自己的时间永远停止了。



我再走出书店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了。

啊啊,为什么会是雨天呢?

            ——因为今天没有太阳。

END.


啊啊今年也是到了这个时刻……拉伯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了!!!他又帅又强大其实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啊……超级超级喜欢他的。

11月17日是动漫里小太阳逝去的时间……那时候因为各种缘故没有看……总之也是后来在贴吧里得知的。

想起来之前b站有个关于拉伯的剪辑视频。因为喜欢他了也快三年了(咳一开始不是特别喜欢来着只是抱有好感),中间感情总觉得好像淡了许多。之前是看一次哭一次后来逐渐不敢看了怕自己哭不出来(……)发文之前又去看了一遍,还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果然,太好了。

能喜欢上拉伯真是太好了。

从今往后的日子里、我也会依然喜欢着你。


评论
热度(45)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