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安雷】医务室

白白生日快乐!!!最终还是决定写安雷给你惹!!!XP @朴清百酒。 

对不起写得好丑(……)

ooc注意逻辑不明注意(……)

标题瞎取滴【】


雷狮在学校吃完午饭过后和隔壁班嘉德罗斯打了一架。要说回来两人打架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可谓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爱打就打,不打也不会好好相处。也许是为了争夺校霸NO.1的位置,又也许只是单纯看对方不爽。总之两人打起来倒是没分个胜负,每次在打个难舍难分的时候一般慢悠悠喝着牛奶的格瑞会把嘉德罗斯拎走——

对,就像现在这样。

雷狮没人来接他。卡米尔回了教室,帕洛斯和佩利不知去了哪里。他只好自己去一趟医务室——虽然这场架导致双方都挂了彩,但雷狮其实仍没有必要去那种地方治疗自己的小伤。只不过正好需要去一趟罢了。

雷狮双手插着口袋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鞋与地板的接触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响声。他直接打开医务室的门,正想跟老师打声招呼,看到坐在那边的人后不禁愣住。

“您好,今天医务室老师……雷狮?”

本该是医务室老师的座位,上面却坐着眉头紧皱的安迷修。他对出现在这里的雷狮感到十分诧异,同样先是愣了愣,不过随即很快反应回来,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能来这儿吗?”雷狮暗觉好笑,安迷修的思维有时候太顽固,在他眼里自己可能只是一个四处作恶的恶党,并不需要来医务室——虽然确实没必要。他径直走向药柜前,有些刺眼的阳光从窗户中直接铺洒下,他皱了皱眉,将红药水取出后又伸手将窗帘拉上。“光太亮了,你不热的吗?”

“有阳光不是挺好的吗?”安迷修的戒备心似乎消除了一些。他将窗帘稍微拉开一些,微尘在阳下飘浮。“你受伤了?”他这时才看清雷狮手臂上有许些伤痕,下意识地问道。然而这句话并不代表关心,毕竟两人的关系之差各自心里都明白。

“是啊。”雷狮转过身,将红药水递给安迷修,一副懒洋洋的漫不经心样,“请乐于助人的安迷修同学为我擦药。”他一边说道,一边自顾自的坐在椅子旁边的病床上。

“等等?为什么我要帮你擦药?”安迷修有些不解。

“那好。”雷狮说,“我问你,医务室老师呢?”

“有事不在。”

“那你为什么在这儿?”

“今天我值日,来帮受伤的同学找药——”

安迷修说到倒数第三个字就停住了。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平日里狂妄不已的嚣张恶党在此时也属于“受伤的同学”。何况他还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实属不要脸。他叹了口气,选择妥协。他将红药水盖打开,从桌上拿出一根白色的棉球沾了沾。“行吧。把手伸过来。”他说道。

 

而前回说雷狮并非来医务室治疗伤口的。确实如此,来医务室之前是,可来医务室之后见到安迷修的那一刻不是——他已经产生了捉弄安迷修的想法。不过没想到的是安迷修这么快就同意了,真不知道是傻还是坚守规则呢。

雷狮将手臂伸过去,被安迷修用另一只手抓住的那刻突然感到浑身不自在。虽说两人并非没有过肢体接触,但都是两人打架时而有的——他和安迷修也会打架,但和嘉德罗斯间的打架是有所不同的。具体是什么,雷狮也说不上来。而这样意外的温柔让他格外不适应。

他看向安迷修,窗帘间透过的那唯一一点阳光正好从安迷修背后的方向照来,照的雷狮有些晃眼,而这点光芒染上安迷修衬衫的时候却很好看,有种莫名的虚幻感。安迷修很认真仔细地给他手臂上的伤口消毒,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在擦拭自己喜欢的宝贝花瓶。雷狮不知道为什么见他这幅样子很想笑。并非讽刺,并非嘲笑,只是发自内心地想笑出来而已。医务室的床高度比椅子稍微高了那么一些,他向安迷修那边又凑过去一点看他给自己擦药。两人距离很近,再稍微凑近似乎就会一起撞到额头,但他们都浑然不觉。

雷狮忽然想起他和安迷修的见面时间似乎也没有自己印象里那么多。安迷修是隔壁班的,可这个“隔壁”只和班级数字有关,位置上雷狮班级在A教学楼,安迷修班级在C教学楼。偶尔也只是吃饭时打个照面,或者放学和别人打架的时候他似乎会跳出来那么一两回——说起来怪不得今天没看见安迷修来找自己麻烦,原来是来医务室做值日工作了。

 

“啊。”

 

安迷修擦好了药便抬起头来,此时雷狮还是保持刚才的前倾姿势,两人好巧不巧对上视线,而且距离近的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吐息。

雷狮一愣,正想向后靠,安迷修却很自然地拿起棉球在他靠近下巴的地方擦了擦,才向后靠并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好了。下次打架可要小——”‘心’字还没说出来,安迷修就忽然感觉哪里不对,立刻转变为严肃脸:“咳,下次打架可不要在学校里进行。要说的话连打架这类事都别再做了。”

雷狮刚在对安迷修无意间展现的天然感到了一丝心动——不不不怎么可能,雷狮自我否认。但不可否认的是,确实有某种别样的心情转染上心扉了,而在下一刻安迷修的转变令雷狮有一种想暴打他的冲动。雷狮最终笑了起来,和之前的笑一样,不带任何内容,只是单纯的笑而已。

“你,你突然间笑什么啊?”

“不是哈哈哈哈,我觉得你挺好玩的。”

“???”

“没什么,没什么。你接下来一周都值日?”

“是啊。”

安迷修感到莫名奇妙。雷狮只是站了起来,双手插在口袋中朝门口走去。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来,笑道:

“谢啦,乐于助人的安迷修同学。”

雷狮心情很好,走出医务室的时候,他甚至在想,要不接下来几天都去找嘉德罗斯打架吧。

 

 

 

 

嘉德罗斯:滚


评论
热度(116)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