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文学少女/心远】Run To The Station

给阿砚的生贺。 @砚浮生 

文学少女的三题故事。树荫·绷带·车站【来自双生提供【没梗了(捂脸

不知道为什么,写得很烂【跪下】

稍微有点改编的背景…………↓


“心叶、心叶!——”


烈灼的骄阳散发着让大地温度直升的光芒,空气也因此变得干热。好听的少女声透过约十米的燥热的空气模糊不清地与令人心烦不已的蝉鸣一起传达进我的耳朵。


我却没有停下脚步。而后面的声音似乎是越来越远地传来。


“等等我啦——心叶——”


少女拖长了调子,在我身后二十五米处喊着一些对现在处境来说完全不合实际的话。我边跑边冷漠地回应她:

“再不快点可是赶不上火车的。”


“可、可我真的不行啦——你用的是我跑50米的速度吧!”


我选择加快脚步,对在我身后五十米远的少女刚想喊些什么,但逐渐变为60米的距离似乎有点长。我只好停下来,转过身去对逐渐跑近的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拜、托、了,远子小姐。我用的是你800m时最后一圈的速度。”


“呜——坏心眼的学弟,明知道你敬爱的学姐体育很差——”


“我已经不是你的学弟了,是男朋友好吗。远子小姐。”我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着重念出了小姐二字,她却意外的没有说些“哇这时候说什么啊”之类的话语,而是摆出一副更伤心的表情。


“心叶,你难道打算忘了我们这段可歌可……”


“打住,请不要放慢跑步速度来完成你的表演。跑10,米需要30秒吗?正常人恐怕做不到吧。”


我一边冷漠吐槽以30cm/s左右速度跑过来还大喘气的远子小姐,一边查看手表上的时间。


“呜——真是太可恶啦,刺激你未来的编辑大——啊呀呀呀——!!!”


远子小姐也一边以龟速跑来一边不停地抱怨,两条长长的麻花辫晃动着。在快跑到我跟前时忽然尖叫几声,整个人都向前扑来。她的手伸向前,似乎是想撑住地面以免自己完全扑倒在地上。但最终结果手也只是伸向前方了,我甚至被这有点夸张的摔倒方式给吓愣住了。


“……是白色的。”我的脸有些发烫,不禁如此开口道。


“啊啊啊——好疼。你说什么?”


远子学姐整个身子扑在烫热的地面上,我蹲下来想检查她的伤势时,她也正巧抬起了头。


1厘米。


我的耳根附近,似乎是更热了。


  

 


太阳好像爬上了更高的地方,散发着近乎灼痛的光芒。远子小姐想站起来,却又险些跌倒在地——如果我没有及时拉住她的话。


“……还是我抱你过去吧。”我叹了口气,思索着接下来的路应该如何走。抱着重的要死的远子小姐去火车站?别吧别吧,我可不想死。——


说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后果,还是由于不省心的远子小姐自己造成的。


 

今天本来是一起去新编辑部报道的日子,而由于新编辑部稍微有点远,因此需要乘早上九点半的火车车次。然而昨日自信满满说要叫我起床的远子小姐却在八点半时还在呼呼大睡,我敲锣打鼓也不叫不醒她。直到我在她耳边说要丢了她床头柜上放置的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时她才大喊着“不可以浪费食物!!!”才醒来。


“……咦?心叶,你起好早啊……等等,不会吧……………………”远子小姐脸上是惊恐无比的眼神,她颤抖着拿起了同样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


“哇啊啊啊啊啊不会吧火车站离这里超远的完蛋啦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远子小姐的惨叫划破了早晨美好的天空。她匆匆忙忙地洗漱完吃好早饭,抓起我的手就往外面跑。


“喂喂、干嘛啊,不叫出租车吗?”


“相信我,只要全力跑的话40分钟内一定可以赶上火车的!”


“……你一开始就选择走去火车站了吗?!”


远子小姐还是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即使过去这么多年远子小姐也还是远子小姐,倒不如说也还是远子学姐更加合适。异想天开、在各种方面都非常执著的这样的个性,甚至连以前爱管闲事婆婆妈妈的性格也没变。不管怎么说——


跑去火车站这种事情也太扯了吧?!


别看现在凉风习习好像很舒服很凉快很适合散步的样子,实际上太阳已经爬上来了喂!现在可是夏天啊,夏天!

可完全不顾这种事情的远子小姐已经迈开步伐全力开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哼着歌,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我明白此刻做什么都是徒劳,就算把她绑上出租车——虽然跳车这种事不知道她会不会做,但生起气怎样都不理我这样的事还是可能发生的。


毕竟是远子小姐。


 

……然而现在就变成了这种情况。


 刚刚说抱她过去只是刚好有一棵树可以休息。在树荫底下休息也总比在阳光之下痛晒好,即使还是很热。我将远子学姐放下,擦了擦汗。我观察了一下远子小姐的伤势,虽然破了皮还流了些血但并不是很严重,不过她好像脚崴了。


“心、心叶……”


远子小姐发出弱弱的声音。我抬头看她:“怎么了?”


“包里有绷带和红药水。”


……为什么去编辑部报道你会带这种东西。


我边在心里默默吐槽边从包里拿出绷带和红药水,用棉签蘸取一些药水,涂在远子小姐的伤口上。在我预料之外,远子小姐并没有大喊疼痛,也没有抱怨我动作不够轻柔,只是静静地盯着我。我帮她包扎好,才站起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对不起。”


很微弱的声音传来。我低头看下去,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照在她的亚麻色长辫上。恍惚间我好像又看见了曾经的远子学姐,坐在校园大树下吃书的远子学姐。


还是没有变。


某种意义上,什么都没有变。


“没事。”我安慰她,并蹲在她前面,“接下来你也走不了路吧。”


“诶、诶诶?!心叶打算背我吗?”


“这么明显的事就不用表现得那么惊讶了吧。”我吐槽道,并示意她上来。远子小姐动作比较缓慢。说实话在她触碰我的那一刻仿佛有电流通过,虽然已经交往但像这样的身体接触还是很少、就算有也是无意识的,两个人并不会在意。可现在的话——


绝对会脸红啊。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紧张地背起远子小姐。意料之内的,她并不是很重。远子小姐手臂环住我的脖颈,平坦的胸部贴着我的后背——我心跳有一点加速,很快缓了缓心情背着她跑了起来。灼热的阳光并没有因为我的辛苦而丝毫减弱,反而由于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刺眼。我汗流不止,此刻我庆幸于在之后的加强锻炼以不至于现在因中暑之类的就倒下。


“心、心叶?要不要休息一下?”


远子小姐有些担心的声音传来。我反驳道:“如果不快点的话、火车绝对赶不上的。”说着加快了脚步,而远子小姐的发丝却时不时触碰到我的脸颊,有些酥痒。


“真是的、最喜欢心叶了。”


远子小姐突然说出令我耳红心跳的话语。我忽然一慌,回应道:


“什、什么啊,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啊!”


“最喜欢心叶了!这样距离好近、非常非常近了!”


我向火车站狂奔,背上背的是远子学姐,而此刻她正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让我脸颊的温度一下子上升的话。


“想要和心叶一直这样下去。”


“一直跑、一直跑的话或许可以到达什么地方的吧。”


“最喜欢心叶了。”


“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我背着靠在我身上的远子小姐,夏日的烈阳照晒和时有时无的清风吹拂。


我正在向火车站跑去、和远子小姐一起;但或许此刻我也正在向人生跑去、和远子小姐一起。


窄门需要一个人独自通过。但现在不一样。


人生是需要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就像是现在的近距离接触,然后一起跑向火车站、或许又算是人生的新起点。好像是没什么特殊地方的平凡日常,又确实是这些日常所联系起来的特殊。


或许这样没什么不好的,怀着“最喜欢你了”的心情,也可以奔跑向更远的彼方。


The End

本来打算很快写好的。但是由于各方面原因写得很慢,导致很糟糕很糟糕原本想写出的感觉都没有了【摔桌】啊啊啊对不起阿砚QAQQQ

最后再放个群宣→609062431

评论(2)
热度(14)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