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_苏打之海

【不鬼】某夜。

注:ooc是有的,逻辑是不明的,语序是不对的,我也不明白我在写点什么的,设定是什么根本不知道的。

给我最喜欢的大舞舞 @千帆又忘记买豆腐了 希望能喜欢!!

——————————————

 就算是夜里夏日的蝉也在不停地吵叫,燥热的空气与聒噪的蝉鸣令鬼道不得不关上窗打开了空调。他忙碌了一天刚回到家,却又不得不坐在桌前开始深夜的工作。

鬼道打开了收音机。说实话他并没有每天按时听收音机的习惯,更何况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去使用收音机了。这上了年纪的、落满尘埃的收音机是鬼道前几天收拾房间时理出来的,好像还可以使用。这件东西是自己什么时候买的呢?还是自己什么时候和谁一起买的呢?他没有这份记忆,也不想去深度追究。

 室内的台灯光不是很亮,刚打开的收音机发出“滋滋”的模糊不清的声音。鬼道从不在自己工作时听音乐,听新闻,或同时做其他有些扰心的事,而今天是个例外。或许是觉得偶尔消遣一下也不错吧。鬼道打了个哈欠,说实话他已经很疲惫了。而收音机又“滋滋”地响了几声后终于从中传出了女孩子模糊却甜美的声音。

 “大家好,欢迎收听……”

 鬼道握着笔在纸上写下什么。他边听着收音机边工作着,耳边还时不时传来空调工作时的响声、窗外令人烦躁的,在这个夏夜不曾停息的蝉鸣。 

“每逢不眠的深夜,你是否还在持续工作?你是否在外面有事无法回家?思念与否,你心中想的那个人又是谁……”

 不得不说,这个频道的节目还真是有够无聊。鬼道却并没有换台的意思——虽然换不换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两样。夜空中只有几颗闪烁的亮星嵌在上边,其余只剩下周边居民楼的小小灯光、和一片漆黑。和自己同居的某个人确实还没有回家,自己确实还在桌前工作。他未曾停下手中的笔,也未曾停止思念过那个人。如果是说他回不回来都无所谓,连自己都不相信。不动明王。这四个字已经深深地印入了他的生活,无法再剥离开去。鬼道与不动一起生活了并非过多的年月,两人之间打打闹闹的次数却已经没法数清了,但鬼道却发现这些画面仍然历历在目。

 又或许是牵手,那么拥抱也罢,两人的关系也还仅只于此,平淡如水的恋爱也只是从几个星期前对方一句突然的“我喜欢你”开始的。

 “先生,你此刻是在外面吗?”

“是,因为有些事要做吧所以这两三天都没回去。”

 

接下来好像是听众与主持人的互动,鬼道不太在意,他认为他或许该专心工作,但脑海里浮现的是不动明王,和两人偶尔拌嘴的日常、还有两人抱着薯片一起坐在沙发上吐槽偶像剧和足球赛的场景。

 

“那,你想对在家里等候你的人说些什么呢?”

 

鬼道停下了笔。并不是因为他有多期待接下来听众会说的话,只是因为这种话题令他对不动的思念更是加深了几分,而让自己的脑子完全无法专心思考工作的事。“知了——知了——”蝉还在不知疲倦地鸣叫,夜深人静的时候便显得更为响亮。而疲惫和困怠早已袭上他的大脑,在此刻更是如此。鬼道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

 

“虽然这个人是工作狂,不可能听到这些话的。但还是扯几句吧——深夜工作,小心猝死。”

 

真是个冷笑话。听到收音机里传来不太清楚的男声时鬼道如此想道。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觉得台灯灯光变得有些刺白,照耀着微小的尘埃,灰尘在空中漂浮。鬼道又拿起笔在纸上开始写些什么。

 

“不过啊,凑巧的话还是能碰上我回来的哦?”

“但还是希望你早点睡,当然并不是担心你。你万一真的猝死了那可是很麻烦的。”

 

这是有些熟悉的语调和说话方式,但鬼道意识到时已经快要睡着了。他顿了顿笔,想了想后又添上最后一句。

 

“嘛,总之——”

 

在鬼道靠在桌面上意识快被睡意全部入侵时收音机里又传来了不清不楚的男声。蝉鸣和空调工作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掩盖住了轻悄的开门声与脚步声。

 

最终在鬼道睡着的前几秒,他感受到了有人将衣服盖在了他身上的感觉。

 

 

 

 

“我喜欢你,鬼道君。”

 

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还是那么模糊,却又与他耳边最后一刻的清晰完全重叠了。

 

 

 

 

————

“诶呀还真是凑巧……唔?”

 

不动忽然愣住了。他抽出被鬼道手臂压住的某一张纸,那是好看又认真的字迹,特属于鬼道的、所留给他的四字。

 

“欢迎回来。”

评论(4)
热度(40)
  1.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用的
  2. Sago_苏打之海Sago_苏打之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文学少女的下午茶~
    转到这里xx

伙伴!瞅瞅置顶!

头像是老公

人活着就是为了双黑

背景来自菜菜,爱他!

© Sago_苏打之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