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go✨

【卡埃】Dessert.

(六)什么小标题,不会取,拜拜

许久不见我来更新了

这是隔了三个月的第五章


埃米的头昏乎乎,就像早上没睡够就被闹钟吵醒般。而埃米也确实朦胧地还仿佛处于梦中,眼皮既没合拢也睁不开,半眯着像是快要睡着了。今天天气意外很冷,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滴滴答答地打落在屋檐上。埃米的意识模模糊糊毫不清晰,耳朵倒是灵敏:门被推开的微小吱呀声,轻极了的脚步声,还有“来一份蛋糕奶茶”的说话声。


“——埃米。”


埃米忽然听到有人叫他,一个激灵打下来尚且使自己清醒了些。他揉揉眼睛,面前是面无表情的常客卡米尔——说是面无表情,可看到埃米状态似乎不佳倒也在海蓝色的眸里透露...

【莱散片段】钥匙呢。

白白生日快乐!!!!! @朴清百酒。 

按照目前已知信息试着写了写……!没写好也不要打我我是爱你的。下次跟我讲一下完整的啊……!!!

是个定时!

弱智小片段


散沙站在家门前,面对自己的钱包盯看许久。

……啊,钥匙忘带了。


散沙今日倒霉透顶。且先不论被一只超级大狗追着满街跑,光是不小心绊了一跤从楼梯滚下来就已经够惨了,自家发小还在这时发了短信说要去他家打游戏。

打什么游戏,滚。散沙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如此想道。


散沙不太高兴,随便回复了个“嗯”,结果莱特兴冲冲地回复。虽然散沙此时看不见莱特的脸,...

【安雷】医务室

白白生日快乐!!!最终还是决定写安雷给你惹!!!XP @朴清百酒。 

对不起写得好丑(……)

ooc注意逻辑不明注意(……)

标题瞎取滴【】


雷狮在学校吃完午饭过后和隔壁班嘉德罗斯打了一架。要说回来两人打架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可谓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爱打就打,不打也不会好好相处。也许是为了争夺校霸NO.1的位置,又也许只是单纯看对方不爽。总之两人打起来倒是没分个胜负,每次在打个难舍难分的时候一般慢悠悠喝着牛奶的格瑞会把嘉德罗斯拎走——

对,就像现在这样。

雷狮没人来接他。卡米尔回了教室,帕洛斯和佩利不知去了哪里。他只好自己去一趟医务室——虽然这场架导致双方都挂了彩,...

我写完了我爱白白我累趴我休息就算我写的不好你们到时候也不能说我……………………………………………………………………………………【什】

原地自爆

狂吹菜菜

不管惹还是要转一遍

烃菜:

画给sago的!
好久没发lof我都忘了怎么连续发多张图片(你他妈)

上耳

OOC注意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会玩真心话大冒险

上耳真可爱我爱他们
————

“我喜欢你,耳郎。请和我交往吧。”

当上鸣将这句话说出口前非常想撞墙——自己第一次对耳郎的告白就这么废在了真心话大冒险上。他并不是多么浪漫的人,但也想过在愚人节和耳郎告白如果被拒绝了估计还能挽回成朋友关系——啊当然这是在开玩笑,他也是有想过认认真真在众人面前对她说出那四个带有重量的话语;或者是放学黄昏后细碎的阳光从窗子透进,染上了光芒的信递给面前的人。然而现在可谓是糟糕透顶,他在聚会上被几个哥们合伙坑了,要是现在仔细听还能听见他们在小声谈论:“爆豪你搞错内容了吧!是真心话不是大冒险啊!”“吵死了,这不都一样吗!...

【文学少女/心远】Run To The Station

给阿砚的生贺。 @砚浮生 

文学少女的三题故事。树荫·绷带·车站【来自双生提供【没梗了(捂脸

不知道为什么,写得很烂【跪下】

稍微有点改编的背景…………↓

“心叶、心叶!——”

烈灼的骄阳散发着让大地温度直升的光芒,空气也因此变得干热。好听的少女声透过约十米的燥热的空气模糊不清地与令人心烦不已的蝉鸣一起传达进我的耳朵。

我却没有停下脚步。而后面的声音似乎是越来越远地传来。

“等等我啦——心叶——”

少女拖长了调子,在我身后二十五米处喊着一些对现在处境来说完全不合实际的话。我边跑边冷漠地回应她:

“再不快点可是赶不...

【帕卡】短打一则。

第一次写帕卡……!是和集集的互粮。

标题取不好了[[[。

有一点私设。

不符逻辑,还ooc。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中所说的真话能有多少呢。卡米尔潜行在只有外面一点点惨白的路灯光透进来的小巷中。他靠着墙走,有些潮湿的霉味隐藏在空气中。说实话墙壁脏兮兮的,他一点也不想碰到。可直接在昏暗的小巷中飞奔无疑是个蠢破天际的行为,即使巷子中光线再弱,拥有极好夜视能力的那个人也一定可以看见卡米尔,那时候他无疑成为了对方最好的活靶子。更何况自己还会处于不清楚对方情况的不利地位。

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中所说的真话能有多少呢。卡米尔又问了一遍自己,并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那个由谎言组成的人会...

【卡埃】Dessert.

(五)夜路。

注:ooc有很多,微雷安,剧情不明逻辑不明,主次不分。总之能看完能喜欢的话真是万分荣幸。

咸鱼人口回归,大声喊你们爱不爱我(举刀)

接受的话↓↓以及上一章地址:【4】


“好巧。”

“是很巧。”

“晚上好。”

“夜安。”

在简单地进行了一段无意义对话后,埃米背上挎肩包,将店门轻轻关上了。


由于不负责的店长在不负责地抽了奖后又不负责地中了奖,最终不负责地外出旅游并不负责地将店都交给埃米照顾,因此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晚下班。使用了这么多“不负责”来形容只是来自埃米深深的怨念:什么啊,这都什么杂七杂八的,为什么...

【不鬼】某夜。

注:ooc是有的,逻辑是不明的,语序是不对的,我也不明白我在写点什么的,设定是什么根本不知道的。

给我最喜欢的大舞舞 @千帆又忘记买豆腐了 希望能喜欢!!

——————————————

 就算是夜里夏日的蝉也在不停地吵叫,燥热的空气与聒噪的蝉鸣令鬼道不得不关上窗打开了空调。他忙碌了一天刚回到家,却又不得不坐在桌前开始深夜的工作。

鬼道打开了收音机。说实话他并没有每天按时听收音机的习惯,更何况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去使用收音机了。这上了年纪的、落满尘埃的收音机是鬼道前几天收拾房间时理出来的,好像还可以使用。这件东西是自己什么时候买的呢?还是自己什么时候和谁一起买...

头像来自菜菜!爆吹他
是我
背景也来自菜菜
是我家Blader

© ✨Sago✨ | Powered by LOFTER